乾元道第三十一章 你在何方?(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一章 你在何方?(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小说:乾元道 作者:人率兵 更新时间:2018-02-14 20:00 字数:4154
  那两个人自知道程金的意思,没有过多的言语,怒气冲冲的看着楚萧寒,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此时在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坚持到王强和沙墨海到来。  其中一人为了给自己壮胆,直接对楚萧寒吼道:“小子,别以为破了我们的阵就行了,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兄弟真正的实力。”  话音落下,二人快步冲向了一脸无辜的楚萧寒。  程金没有再看他们,趁着他们冲向楚萧寒的时候,快速的往长廊外跑了出去。可刚跑没几步,就听见身后传出了“嗞”的一声,立马转过头,恐惧的发现此时楚萧寒的对面只剩下一个人了…………  楚萧寒也是极其无奈的将另外一个人也从这个世界上带走,原本他真的只是抱着不招谁不惹谁的态度来到这里,原本以为杀掉一个人应该能震慑住这三个人了。可没想到的是,反而还激发了他们的斗志,无奈只能送佛送到西了。  眨眼间解决掉两个人之后,程金懵了,楞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楚萧寒。  楚萧寒也是无奈的看着他,一时间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最终,楚萧寒见程金是要做逃跑的打算,也就不再赶尽杀绝,直接挥手示意他走了。  离开城主府,程金快步的回到了客栈。二话没说直接冲到了王强所居住的房间。一边进屋还一边大喊着:“护法,不好啦,出事啦!!”  王强正躺在床上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忽听得这么一阵声响,不禁吓得一激灵,起来没好气的说道:“吵吵啥呀,怎么了?”  话刚说完,便往程金哪里随便看了一眼,不看还好,发现只有程金一个人站在那里,好奇的问了句:“怎么就你自己呢!他们仨呢?”  听到王强的问话,程金终于控不住,抽咽起来说道:“没了,都没了。”  “没啦?什么没了?他们还能消失不成?”王强问道。  程金不敢隐瞒,直言道:“他们三个都被一个叫做萧寒的人杀了,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已经完完全全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你说什么?”这下轮到王强震惊了,不过这个震惊只是停留了片刻,随后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细细的说说情况。”  程金走上前,将平城府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全部形容给王强听。当听到其他三个人都被楚萧寒的火焰吞噬时,连自认为见过大世面的王强也多多少少有些接受不了,心思半天后嘀咕的问道:“你确定他们被这个叫萧寒的人烧的连渣都不剩?而且只是一瞬间?”  程金果断的点头道:“没错,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撒这慌骗您那,真的,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的火之力碰到什么,什么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连百年玄铁都是这样。”  说着顿了一下,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说道:“对了,这个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后,还跟莎牧说了句,护法身边的人,价格应该更高些的话,我猜想,春城的事情十有八九与他脱不了干系。”  这句话宛如一记炸药般直接投到了王强的心里,但奇怪的是,听完这句话,王强却出奇的沉默,思考了半天后说道:“应该不是这个小子,因为春城堂口发生的事情,你也都看见了,哪里的人虽然都死了,但并不是像你所说的,全部都消失。同是火系元力师,可春城的人尸体还摆在哪里,我断定,灭掉春城堂口的人不是这个小子,而且那个人的实力要高于这个人,因为他更懂得如何控制好元力。但按照你所说的,我估计这个小子与灭掉春城堂口的人应该是有关系的。”  这句话说完,王强变保持了沉默。时间就这样慢慢静止了,过了一会,王强吩咐道:“快去找沙墨海,我们现在就去平城府,先把这个小子抓起来再说。”  之所以犹豫,完全是因为沙墨海的那张嘴,真是不张还好,一张开真是能烦死个人。  程金听了王强的吩咐,马上疾步走到沙墨海的房间处。“当当当”敲了敲了伞下门,同时嘴上还说着:“沙长老,有要事禀报。”  可等了半天,里面并未有人回应,不得已程金只好说道:“不好意思了,长老,小人得罪了。”说着,直接推开了房门。  走进屋中,却发现卧室内空无一人。马上出去对着王强说道:“护法,沙长老不在屋中。”  王强听完的表现还是很淡定的,具体从他的话中就能表现出来。  “这个老家伙,不知道又死到哪里去了。算了,不管他了,你去把兄弟们都叫着,我陪你们一起去会一会这个人。”  城主府,在程金走后,莎牧立马来到楚萧寒身边,看他有没有受伤。在确认楚萧寒无碍后,莎牧语重心长的说道:“萧寒,你先赶紧离开平城。”  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把楚萧寒说蒙了,问道:“为什么呀!我在这儿呆的好好的。”  莎牧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说道:“不光是你,我们都要先出去避一段日子。”说着,指了指身后的一干护卫。  楚萧寒不知道莎牧抽的是什么风,摇了摇头道:“你们想走就走吧,我不能走的,我得等冰叔回来。。”  莎牧看楚萧寒的态度坚决,也顾不得那么多,直言道:“刚才的那几个人是灵月教的,对吗?”  楚萧寒点头。莎牧继续道:“灵月教可是国内第一大教派,如今你杀了他们三个人,而且还放走一个,他们肯定会报复的。”  听了莎牧这句话,楚萧寒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天真说道:“我倒没想到我已经变得这么强了,只不过现在好像还无法很好的控制元力,要不然就直接把人头给你还钱了,唉!说来还真是惭愧……”  莎牧没有理会楚萧寒,依旧语重心长的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必须要马上撤离,虽然我并不知道灵月教的人找我来做什么,但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估摸着用不了多久,灵月教的大部分人马马上就会来到这里,他们可是帝国的第一大教派,凭你一个人很难对付的。”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护卫道:“我也不想在看见流血了。”  楚萧寒有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极其淡定的说道:“我知道他们要找你干什么,对了,有件事忘跟你说了,在平城作恶的邪教就是灵月教。”  “你说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跟我说?”莎牧闻言,控制不住的吼了一句。  楚萧寒有些委屈的说道:“我跟你说了啊!在我知道他们是灵月教的时候,我就问你了这帮人的价格是不是更高些。”  莎牧气急败坏的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是灵月教就是邪教的事。”  “哦哦,你说这件事啊,你也没问我呀!”楚萧寒天真的眨巴眨巴大眼睛。  莎牧此时已经完全被楚萧寒这天真给打败,无奈的说道:“算了,怪我了。”随后正色道:“如果灵月教就是一直作祟的邪教,那这件事已经不是你我能处理的了,你能跟我说说,你们去春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吗?”  “哦哦,好的。”随后,楚萧寒便一五一十的把去春城的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说给了莎牧听,当然说话的时候,楚萧寒还是留了个心眼,把阿冰和莎淼儿比较暧昧的戏码全部自动的过滤掉……  莎牧听完楚萧寒的话,震惊的程度比王强要大上太多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立刻对楚萧寒道:“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我要立刻去帝京禀报皇上,看来这件事情一定要让执天盟出面了。萧寒,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楚萧寒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我不去,我要在这里等冰叔。”  莎牧见楚萧寒的样子,也不再勉强,马上对着手下吩咐道:“来人,去把马牵来,另外把我的进京文书带出来。”  吩咐过后,又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马上撤离这里,我不回来之前,谁也不要出现在城主府中。”  他的话刚说完,立马就有人上前说道:“可是,城主,全部都走得话,如果有贼人进来城主府怎么办?”  莎牧没有看他回道:“城主府没了还可以在建,但要是人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莎牧这一言,让在场所有的护卫都感动的不得了。就连楚萧寒也被他们这种气氛给渲染了,淡淡的说道:“为什么你们搞出这样生离死别的模样呢?如果他们敢来,打倒他们不就行了吗?”  在场的人没有理他,莎牧看着楚萧寒,叹了口气道:“萧寒,我知道你的实力比较强,但要记住一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灵月教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他的这句话,除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几个字被楚萧寒记住外,其他的全部被自动过滤。  这时,护卫把马牵了过来,同时把进京的文书也一同带了过来。莎牧接过后,直接纵身上马,随后对众人告别:“诸位,万事小心,现在就快快撤离这里。”  又看了楚萧寒一眼,楚萧寒也没有让他失望,对着他笑着说道:“放心吧!城主,我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你放心的走吧!”  看着楚萧寒的神情,莎牧狠了狠心,在心中想道:“如果楚萧寒执意不走,那等灵月教真过来的时候,就让他当个掩护吧!这样至少能避免周围的百姓遭涂炭,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发出一声叹息,立马挥动马鞭,果断奔着帝京的方向疾驰而去。莎牧一走,其他的侍卫也都一哄的离开了城主府,刚才还人满为患,如今变得极其的空当。原因无他:他们可是了解灵月教的恐怖,如今老大都发话了,那只有傻子才留在这里。  楚萧寒看着一哄而散的众人,只是苦笑了下,便不再说什么。楚萧寒这个样子也真不能怪他,毕竟他没有见识过灵月教的真正实力。好不容易有和灵月教接触的机会,还都被阿冰给秒杀了,所以没有把灵月教放在眼里,也是很正常的。  等人走了差不多后,楚萧寒摸了摸有些饿扁的肚子,想了想,民以食为天,还是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也哼着小调去到外面找了个餐馆去大餐一顿。  而就在楚萧寒前脚刚迈出平城府十分钟不到的功夫,王强和程金带着一票灵月教的人杀到了城主府。可刚来这里,却大吃一惊,因为偌大的城主府早就空无一人。  王强不解的看着程金,程金也不知刚才还满满登登的人都去哪了,愤怒的大喊一句:“王八蛋,你们特么藏哪去了?”  听着程金如此不雅的话语,王强在后面轻咳嗽了下说道:“我都强调多少次了,素质,注意素质。”  程金看了眼王强,脸一红,后轻声道:“鳖,你在何方?”  ……  哼着欢快又祥和的歌曲,迈着矫健又轻快的步伐,出了城主府后,直接走到了距离这里不远的一处小店内。  进屋后,趁着外面星星点点的光芒,楚萧寒看见了门口内侧的一个笼屉上还呜呜的冒着白白的气体,努努鼻子,问着这熟悉的味道,楚萧寒开心的笑了,马上对着小二说道:“小二,给我来十个包子,要纯肉的,对了,再给我来些小菜。”  说着,自己还自言一句:“真想不到,都这个时辰了,竟然还有卖包子的。”  一听到楚萧寒只点了十个包子,小二一见也不是什么大主顾,面无表情的从笼屉上取过十个包子后放在了楚萧寒面前的桌子上。  闻着包子散发的香气,楚萧寒咽了咽口水,抓过来一个,直接放到了嘴里,大口的咀嚼了起来。  可嚼着嚼着,楚萧寒原本快乐的面孔却有些僵硬,极其生硬的表情将这口包子咽下去后,对着刚才的小二摆了摆手。  那小二见到楚萧寒的动作,一脸不明所以然的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客官?”  楚萧寒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指了指眼前的包子说道:“这个面是昨天晚上的吧?”  小二听了楚萧寒的话先是下意识的咦了一声,随后马上狡辩道:“不可能啊,客官。咱家的包子都是当天出笼的,保证馅和面都是新鲜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乾元道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