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戒第十四章 姬元,你出来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姬元,你出来

小说:元戒 作者:剑南飞 更新时间:2018-01-13 12:03 字数:3370
  发生在那条古街巷的袭杀最终反转,由于位置偏僻,并没有引起关注。  好像这件事根本没有过,姬元也这么认为,不过令得不知道的,在反转的过程中,有两道人影潜伏。  豪宅内,二叔接了个可视电话,是有关公司的事,他简单的进行了处理,随手打开三维可视屏幕。  正在播报无聊新闻,其中有条高招报名的,这点他不关心,至于姚璐,老祖宗有安排。  接下来是新闻发布会,这样的新闻发布会每天都会有,但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有些奇特,参加新闻发布会的是警察署署长高旷,“有点意思。”二叔冲杯咖啡坐在那看着,“竟然是寻找目击者的。”  不过那张图像好像见过?二叔回忆着,他记忆力很强,很快便将图像和姬元联系起来。  姬元!他皱皱眉,嘴角却勾起一抹玩意,有意思,他说道。  想起古街巷,那道瘦弱身影暴虐袭杀者场景,原来他也以为,姬元是先天无气府者,不可能修炼。  但从他反虐袭杀者来看,他不但有气府,而且品质还不低,还修炼有秘术。  “难道和璐璐一样,被家族重视,看似学文,桌面下接家族传授修炼?”  他将姬元的资料翻出来,再看一遍,并没有看出花来,那些冰冷的文字指向姬元出身简单。  先天无气府,现在都是开府境,连他也无法解释,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气府特殊!  气府特殊,联邦众多修炼者中不是没有,那是气府异变产生的特殊气府,有的朝好的方向发展,结果成为一代天骄,譬如他大哥姚强,就是因为气府变异,再加上家族倾力栽培,而成了滴露境巅峰强者。  当然,大部分气府变异的结果都不大好,有的中途夭折,有的凝气境便止步不前。  他是不看好姬元,更不看好姚璐和姬元的关系,青蛙也想配凤凰,注定结果很悲惨。  眼下就有麻烦,警察署都在找他,耽误复习是肯定了的,想到这些,二叔就很解气。  姬元坐在教室里,很难得没再瞌睡,但也没有专注听课,只是胡思乱想,似乎对即将到来的高考一点也不担心,他坐在那,周围的天地源气蜂拥而止,通过皮肤和鼻息锤炼经脉肉体,然后倒灌进气府。  就好像他是源气母体,这种无意识的修炼,也使得教室里空气格外清新,生命力浓郁。  那些普通学子,都是头脑格外清醒,记忆和推算速度也提高不少,不过他们不会认为这些是因为姬元。  教室外,不知哪棵古树被风摇曳,风很轻,肥嫩的树叶只是晃晃,没有谁会注意。  但姬元却很清晰地听到风流过的声音,那声音很美妙,如同天籁。  学文部和修炼部中间那个很大的操场,不知是几年级的学生在操课,脚步有点散乱,有气无力,姬元笑笑,对这样无脑的运动,他向来嗤之以鼻,拒绝参加,当然学校很人性,参不参加无所谓。  他想起那个彭渊,眼底不由划过道厉芒,气府内的蜂巢都旋转得快了些。  现在还不行,他只是开府初境,等到开府中境,或者将拍岸五叹第二叹练成,就是蛟龙出海的时候。  “彭渊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我发誓。”将拳头紧紧握起,姬元瞥了修炼部一眼。  “陈薮学兄,只要你答应挑战那家伙,我愿意以三赋相赠。”修炼部宽阔的修炼场,一道年轻的身影盘坐,周围都有黄气盘绕,彭渊微弯着腰,脸上带着笑,那种谄媚真让人想吐。  陈薮睁天眼,眼中都有精芒射出,他瞥下彭渊,戏谑道:“三赋相赠,你舍得?”  三赋属于皇级下品秘术,前些时他以一千联邦币借阅,彭渊都不愿意,今天怎么会这般好心,还相赠?  其实修炼部也有秘术供同学修习,只是那些秘术最厉害的也就灵级秘术,在秘术分类上算是最差劲的,高级的秘术,譬如皇级秘术,修炼部也就一两种,那还要看贡献点,现在临近高考,他们哪有心思去弄。  此刻,彭渊表现得很大气,也自以为握住了陈薮的软肋,“只要你答应我,三赋就是你的。”  三赋,陈薮确实需要,他要是修炼了三赋,不能说百分之百,最起码有把握考进修炼界最就学府“神徵学院”,哪怕即使外院,也足够扬眉吐气,要知道德川高中之所以享誉联邦,不是因为修炼部,而是学文部厉害,全联邦最著名的清阿大学每年都能考上好些,想到这些,他心里就不舒服。  陈薮盯视着彭渊,不冷不热,淡淡道:“这活我接了。”  他尽管对彭渊这个从明都转来的同学不喜,看不惯其骄横跋扈,处处高人一等的样子,可有关前程的事,他还是乐意做的,姬元他听说过,不过是学文部有点名气的小混混,收拾这样的玩意简单得很。  再怎么说,他在修炼部也是排在前五的学生,只是学校有着规定,挑战只能发生在修炼者之间。  好像是知道陈薮的心思,彭渊诡谲一笑道:“我会让学校同意这场挑战的。”  在修炼部,他也是排在前五的学生,实力并不比陈薮差,加上他修习的秘术层次,甚至陈薮都不定是对手,只是他不愿意这样做,他喜欢把别人当猴耍,而他就是那耍猴的人,为这,他乐此不彼。  川流不息的人群,呼啸而过的空天电车,还有地上跑的各种交通工具,当喧嚣成为热词,这就是城市的象征,激情,热烈,朝气蓬勃,有雾升起,每当耀日滚落,洛神市仿佛隐失其中,如梦如幻。  因此,那些从联邦各地,或者从世界各地过来游客,很享受这种仙境般的感觉,更是称这里为“雾都”。  “元哥,你今后更应该罩着小弟我啊!”大明面现悲催,表情古怪,还有点酸酸的味道,他们同病相怜,都是先天无气府者,才不得不进入学文部,如今突然听说姬元乌鸡变凤凰了,有点莫名失落。  他们是贫民区的孩子,虽然住得有点远,但大致方向还是相同的,也就结伴同行。  姬元将双手装在裤兜里,头仰得很高,有点孤芳自赏,他不知道大明比他大,为何要叫他元哥,这样的问题就像是追着傻子问你为何傻一样,姬元自然不会去问,那会很无聊,还不如修炼或是做些有趣的事。  “哼哦,不过有气府而已,别认为有多了不起。”正当姬元很开心的时候,却有着冷水泼来。  他勾回头,在耀日余辉将雾气照射成金色里,看见那道异常火爆的身材,他没有说话,只是笑笑。  茯灵在身后弹跳着,束成马尾的长发也跟着跳,衬托得她更加妩媚。  姬元到现在才发现气府,也没修炼过,都装逼成这样,她是替他担心,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替他降温。  前方有小孩横穿马路,好像是和父母走散了,边哭边走,哭得很伤心,远处一辆银灰色的电车呼啸驶来,速度很快,好像是奔跑的怪兽,瞬间缩短着和小孩间的距离,行人们都有些懵,高声提醒着,小孩没听见,也不知道危险渐近,当姬元、茯灵看过来的时候,目测银灰色电车距离小孩只有十余米。  十余米,对高速运行的电车来说,只是眨眼间的事。  一道瘦弱的身影突然飞出,隐隐能感觉到他身上缭绕的黑金源气,他抱着那小孩,像球样横向滚动。  银灰色电车几乎擦着球边扫过,茯灵和大明都惊骇的嘴巴掉地。  “姬元,竟然是姬元救了那小孩,他的速度怎会比电车还快!”大明有点不可思议。  而茯灵的感觉就要深刻得多,那时候她也是要冲出去救的,只是姬元太快,像道黑金闪电,接下来电车刷过,“那黑金色闪电是源气,怎么会那般浓郁?还有那隐隐的叹息是怎么回事?”  不光是他们感到惊险,那些路人同样感到,当小孩被救出那刻,竟然有着掌声响起。  姬元很有意思地做了个动作,他挠挠头,对那些热烈的掌声不太适应,更不知道自己会有如此勇气。  他潇洒一笑,踢了脚还在发愣的大明,然后吹着谁也听不懂的口哨,很牛逼地朝前走。  当天晚上的新闻他没看,他要修炼,时间对于他来说,就像对于迟暮的老人,浪费半点都是罪过。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一夜网红,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他的义举,可惜没有图像配合。  “姬元,你给我出来。”  这是那件事后第二天的上午,耀日的光辉穿越窗棂,照射到姬元身上,他一如既往爬在那美梦,当那道清冷空灵的声音响起,教室里所有同学的目光不约而同射落过去,接着男生们的目光好像被粘住般,再也舍不得离开,“太美了,比那些明星大腕都美!”终于有大胆的感叹出声,肆无忌惮地表达心意。  接着便是妒忌,妒忌姬元,一坨狗屎也能招蜂引蝶?  正睡着的姬元也隐约听到那道声音,有点熟悉,他眯着眼朝教室门口看去,跟着皱眉。  他看见姚璐,看到那瀑布般的金色长发,还有素雅的拽地长裙,以及美得令神都要怜悯的脸。  “她怎么会找我?难道是来道歉的,如果是道歉那就免了吧,我欠钱但不欠道歉。”  姬元嘴里嘟囔着,还是很欠抽的,在男同学能杀死他的眼神中走出教室。  “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姚璐将张卡片般的明纸扔过来。  看着明纸上传递的信息,姬元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修炼部的陈薮要挑战我,我已经应战?这都哪跟哪的事?”他一头雾水,作为当事者一方,他都不知道,“陈薮,修炼部排在前五的猛人挑战我?”  他嘴角抽抽,不过也好,软杮子总会被别人惦记,那就来点猛料,让那些家伙知道,哥不只是传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你管得是不是有点多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元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