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镜中隐:樊渊圣血章节六十五.炎冰山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六十五.炎冰山

小说:御龙镜中隐:樊渊圣血 作者:薛容卿 更新时间:2018-01-13 11:41 字数:2082
  而此时,云阳山脚下的晏离等人感受到了山在晃动。晏离看了一眼孟祁青,旋即看向山顶:“师弟和路姑娘不会出事了吧?”

  范世錡咽了咽口水,说:“Execuse me,穷奇,栖魂镜里面怎么会有穷奇?对了,拍卖会上那个老爷爷是不是说这面镜子可以收妖?”

  栖魂镜镜面再次浮出金字,路雨瑶抱着一试的心态念了出来:“神龙奋迅,除恶蠲消。阳德冲晞,生道普圆。”

  随着怪物的一声吼叫,它被吸进了栖魂镜。

  路雨瑶看着手里的栖魂镜,说:“看来应该是镜子的前任主人将穷奇封进去的。这穷奇和少昊是一脉的,所以才会有反应。”

  范世錡突发奇想,问:“如果我们让穷奇和向隐打,你说胜算会不会大一点?”

  闻言,路雨瑶忍俊不禁:“嗯,是个好主意。”

  范世錡皱了皱眉,坐在草地上:“有什么好笑的,我很认真的。要是穷奇打不过向隐,那顶多就是被向隐打死呗,反正他也是凶兽。不过要是打过了……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范世錡站起来,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草,而后把栖魂镜放进挎包里。“反正呢,我以后算是有个保障了,要是你们都不在的话,我就把这怪兽放出来,起码我不会被打死。”

  路雨瑶看着他,莞尔一笑:“你忘了还有御龙镜吗?我会保护你的,不过说实话,我也没穷奇那么厉害。”

  彼时,巫山冥、白淼及宇文翼已来到泸州。疫病似乎还没有传到这里,亦或是得病的人还不多。巫山冥与白淼用仅剩的钱找到客栈住下后,宇文翼则去附近打听茯炛琴的消息。

  “请问,阁下是否知道茯炛琴?”宇文翼来到附近的一家豆腐花摊铺前,看着那一桌交谈甚欢的人们,走过去,僵硬的说了一句。

  其中一个男子看向他,问:“你说什么琴?”

  一位拄着拐杖,蹒跚走路的老者路过摊铺时听到了宇文翼的话,蓦地停下脚步,缓慢的转过身,用沙哑的声音说:“小伙子,你要找茯炛琴是吗?老朽凑巧知道茯炛琴在哪里。”

  老板端上来两碗热腾腾的豆腐花后,老者舀起一勺,手颤抖着,喂进了嘴里。“小伙子,你也吃啊。”闻言,宇文翼点点头,同样吃了一勺。老者看着他,笑了起来,“不知小伙子可是为了向隐一事才寻这茯炛琴啊?”

  宇文翼再次点头。

  于是,老者继续说:“小伙子,你要找到茯炛琴啊,还有一段路要走,不过不远了。如果你看到炎冰山了,就意味着找到茯炛琴了。”

  炎冰山?宇文翼正思索着,却听老者又说:“不过茯炛琴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找的。传闻茯炛琴是千年前昙花一族的镇族之宝,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昙花一族被灭族了,只留下了茯炛琴。所以茯炛琴只有昙花一族的后人才能得到。”

  宇文翼问老者:“老伯伯,这些我知道,只是你口中的炎冰山是?”

  老者告诉他:“炎冰山那一带的气候极其古怪,不是极寒便是极热,一半终年积雪一半终年烈阳高照。许多人都慕名去过那座山,老朽年轻时也是,只是因为年轻气盛不听劝阻就去爬山结果被雪崩给埋了,这腿疾也是当时留下的。”

  说完话,老者埋下头自顾自的吃起豆腐花。宇文翼从腰间拿出几文钱放在桌上,对老者说:“老伯伯,钱我付了,您慢慢吃吧,晚生先走了。”

  见老者没有说话,宇文翼便默默离开了。回客栈的路上,他恰巧路过了一家医馆,一个手上起红斑的男子气呼呼的走出来:“什么破医馆,这点病都治不好!痒死老子了!”

  看来瘟疫已经开始在泸州传染了。宇文翼快步走回客栈,敲门后,推开巫山冥的房门。

  自从离开遂州,巫山冥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看到宇文翼回来了,她把一碗药推到宇文翼面前,以不太耐烦的口吻说:“喝了吧,好不容易研制出能够抵抗瘟疫的药,我和白淼都喝过了,只不过这个药每月都要喝一次。”

  白淼看着巫山冥,问宇文翼:“有打听到什么消息吗?要是再没有消息的话,我们就得去播州了。”

  宇文翼说:“方才遇到一位老伯伯,他告诉我已经不远了,我们要是能找到炎冰山的话就能找到茯炛琴。”

  巫山冥皱了皱眉,道:“你们决定一下去哪里吧,我去一趟医馆。”语毕,她一分钟都没耽搁,离开了客栈。

  白淼告诉宇文翼,她是要把克制瘟疫的药方分发给泸州的医馆还有郎中,这样百姓还可以缓解痛楚。只是药方上的药材并不便宜。

  “这位客官需要些什么啊?”医馆老板瞥了一眼巫山冥,不愠不火的问了一句。

  巫山冥把药方拍在桌上,瞪着医馆老板说:“我现在心情不是很好,话我也只说一遍。现在泸州的瘟疫还没有普遍,如果有病人来你这里说全身痒或者身上任何一处有红斑,都用这个药方给他们煎药,不许以高价趁机勒索百姓,所有费用都算在玄医楼的头上。”

  医馆老板一脸嘲讽的看着巫山冥:“嗬,玄医楼?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敢和我提玄医楼。”

  巫山冥将腰间的玉佩取下,举在老板面前:“看到没有?这可是玄医楼的牌子,没有人能仿造得出来的。名字呢,我也只说一遍,我是玄医楼的巫医巫山冥,你要是要药材钱就去玄医楼,报我的名字,有人会把钱给你的。”

  老板凑上删去仔细看了她手里的牌子后,又苦瓜脸变为了笑脸:“原来是玄医楼巫医,失礼失礼。既然是您吩咐的,小的一定给您办好咯,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果然什么事只要说玄医楼就好办多了。巫山冥舒了口气,把药方交给老板后,欣然离开了。

  还有几家医馆呢?巫山冥,打起精神来,现在要靠你们才能拯救百姓!这么一想,怎么觉得自己成了救世主呢?巫山冥嫣然一笑,心情顿时开朗不少。她蹦蹦跳跳的走在街上,继续派发药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御龙镜中隐:樊渊圣血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