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过客,从一件件事经过剩下什么?第七十八章 请假去北京上海找工作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八章 请假去北京上海找工作

小说:我是过客,从一件件事经过剩下什么? 作者:王居水 更新时间:2017-11-15 15:32 字数:2404
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可是生活还要继续,但是我觉得不能这样继续。1999年暑假,我怀揣四百 元前去了上海,利用暑假去找工作。以前我就对人说,我要学美国人,在中国的一个城市打工一年就再换另一个城市,为了旅游,也是流浪,我的心已经狂野,也许是为了自由。大学毕业我就想去深圳,野心勃勃,觉得自己有能力。但是我是家里唯一考学出来的人,家里人说滨海县就不错了,还能有个正式工作。风不着,雨不着。我为了家人,妥协了。但是现在折腾到今天,还没有找到大学时期的那样的对象,所以现在我决定去大城市去试试,真不行,暑假开学后再回滨海县。

  这样我 就做火车去了上海。到了上海火车站的时候我觉得有个人在跟踪。更为严重的是,我在上海的七天里,每走一步,道路上身边的人都用话暗示我,意思让我不要轻举枉动。当时我下了火车,在车站附近的小旅馆花50元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床后,我到了火车站广场买了张上海市区交通地图,首先找到希尔顿大酒店在地图上的位置,然后坐了公交车直奔那里。我想看看富贵的人们,上流社会的人们出门住的地方究竟如何富贵豪华。我到那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王安忆的小说《我爱美元》里写到上海的一个女子与一个老外恋爱后被抛弃,那女子就到希尔顿饭店一楼大厅里来,专门与老外搭讪,再后来被劳教。我想看看那个地方。我坐公交车到了希尔顿饭店后,就推门进去,一楼有人在弹钢琴。一楼的大厅我觉得还不如滨海市矿务局三星宾馆的一楼大厅气派,但是希尔顿一楼大厅里有鲜花丛。然后我到了二楼,二楼更没有什么,只不过有一些休息的座椅。房间里豪华不豪华我是不知道了,因为不能随便进入,不过我想,不比我家里的三室一厅的房子宽绰哪里去。家里有卫生间,有客厅,有卧室,有阳台,还有沙发,桌椅,还有大酒店所没有的厨房。人生有个三室一厅的家也就不错了。至于钱有多有少我并不在乎。在滨海市的实验中学整天上课备课回家吃饭睡觉,没有多少的机会接触到优秀的能钟情的人儿。上海开放,人来人往,交流频繁,找钟情的人应该机会多多吧?所以我趁学校放暑假的时间来上海,找找工作试试,找到工作后其他的慢慢地再说。

  从希尔顿饭店出来,我又去了金茂大厦,进去在一楼大厅里坐了一会。出来的时候,在金茂大厦附近路上遇见了一个极为标致的年轻美人。

  我买了上海的报纸,看上面的招聘广告。我去了浦东的一家广告公司,负责招聘的人给我交谈,我谈写作,谈文学,很是谈得来,对方很高兴。说让我等消息。

  我又去了海景花园那地方的另一家招聘的广告公司。一个青年给我面试,还让我即兴写一个关于光明乳业的推广广告,我写了,自己觉得满意,那青年看了,对我说ok,

  也是让我等消息。我又去了几家招聘的公司。但是因为我只带了四百元钱。留下回滨海市买火车票的钱,剩下的钱花不几天。那是夏天,晚上我没钱住旅馆,就住了一次人民公园,另外几次就睡在公园外的木椅子上。我没有觉得可怜。我 喜欢公园,喜欢那些木椅子,盛夏露天睡在外面没有什么不好。对了,我 还有一晚是在浦东的黄浦江边度过的,那里的人很多,好多人睡在江边的晨练区。

  走马观花看上海,它有密布的高耸入云的大厦。它江南风格的公园别致可爱。上海女子穿着新潮、大胆、给人新鲜的感觉。浦东街道上人烟稀少,都在写字楼内。它缺少绿化,给我不舒服的感觉。被人叫出名的南京路淮海路和北京的王府井一样,见了也不过如此。我去过济南的趵突泉,泰安的泰山,青岛的海滨,曲阜的三孔,杭州的西湖。在北京呆了半年,去了天安门,长城,颐和园。城市和山水,旅游了也不过如此,没有在电视上宣传的那么好。也许人生应该也是如此,无论事业还是爱情,都不过如此。我是该醒醒了。我迷在其中难以自拔是要出问题的。看景不如听景,活着去忙,不如读书看人生故事。谈恋爱不如听爱情歌曲、看爱情故事、读情诗。到五十岁时我就觉得自己说的对了。人到五十知天命,知天命也就是前面五十年活得不过如此,剩下的二三十年也没有什么期盼的。可是从上海回来我才36岁,还没有知天命,我只不过把以后要说的话提前到这里来说而已。

  从上海回来后,我觉得没有人跟踪自己跟得那么紧了。但是我觉得学校校长在组织领导和老师在用潜规则整治我。在学校里人们都在疏远我,在家属院,当我晚上复习考研的那些天,楼上有人在用电钻钻东西,噪音让我难以忍受,楼上好几家把他们自己家的房间的门摔得震天响。我怒不可遏,常常把我手里的东西摔出去。我气得摔碎了几个碗,摔弯了勺子,摔扁了炒锅,摔坏了房间的木门。我觉得再也在这个环境呆不下去了,于是我去校长那里请假,手里拿着在岱庄医院医生给我看病的病例给校长看。病例上写着我是迟发性心理障碍。我对校长说我有心理障碍,在学校呆得难受,想出去一段时间散散心。校长批准了。

  我与我表弟和我表弟的女朋友一起去了济南。临走之前,我在楼下边离开边骂。我表弟也值得一说。他高中时候与这个女朋友谈恋爱,女方是滨海市发电厂的,她爸妈都在发电厂工作,瞧不起来自农村的我的表弟,强烈地反对他俩谈恋爱。她爸妈还有她哥哥闹到县一中,闹到我表弟的家里。结果我表弟还是没有与她女朋友分手。后来我表弟考上了青岛大学国际经济法专业,他女朋友考上天津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按说都有一个好前途了,可是女方的家里还是不依不饶,而且变本加厉,又到他们俩的大学去闹。我表弟带着女友东躲西藏。结果旷课太多。青岛大学派两个老师到了表弟的村委会。说学校里见不到我的表弟。村支书找到了我,我在邹城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找到了我的表弟。然后我把我表弟和他女友送到了青岛大学。青岛大学系领导当着我的面很很地批评了我的表弟。我的表弟觉得情况不妙,主动退学。后来他女友也主动退学,跟着表弟一起去沈阳的一家广告公司打工。现在他们从沈阳回来,准备在济南开一家广告公司。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要闹到这一地步。

  我到了济南,我的表弟忙着申请开公司。我则跑遍济南找工作。一个月后,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我带了几百块钱,坐火车到了北京。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salon365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我是过客,从一件件事经过剩下什么?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